1. <legend id="cjcnq"><progress id="cjcnq"></progress></legend>
        <menuitem id="cjcnq"><video id="cjcnq"></video></menuitem>
      1. <output id="cjcnq"><nobr id="cjcnq"></nobr></output>
        <small id="cjcnq"></small>

        1. 侵權投訴
          訂閱
          糾錯
          加入自媒體

          科大訊飛仍在追趕GPT-4,急急分拆訊飛醫療赴港IPO

          作者:蘇杭

          出品:全球財說(shuō)

          甲辰龍年伊始,OpenAI發(fā)布首個(gè)文生視頻模型Sora,震驚業(yè)界及市場(chǎng)的同時(shí),也使自身躍升全球第三大獨角獸。

          不出意料,龍年A股開(kāi)盤(pán)首日AI及文生視頻概念跟風(fēng)漲勢強勁,即便總是慢個(gè)一兩步,但也不妨礙概念炒作。

          甚至是分拆上市,比如科大訊飛。

          1月26日,科大訊飛(002230. SZ)子公司訊飛醫療科技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簡(jiǎn)稱(chēng)“訊飛醫療”)香港主板IPO申請材料掛網(wǎng)。

          1月30日,科大訊飛驕傲發(fā)布星火大模型V3.5版本,自詡“風(fēng)光無(wú)限、站穩第一陣營(yíng)”,只可惜Sora的出現,讓大模型本就未能全面達到GPT-4水平的科大訊飛,又被拉遠了距離。

          雖然相較于此前版本,星火大模型的準確性、實(shí)用性確有較大提升,但在公開(kāi)平臺上搜索ChatGPT、Midjourney更多是應用科普、教程,而搜索星火大模型后則廣告居多。

          “一子慢或滿(mǎn)盤(pán)皆落索”,如何彎道超車(chē)成為了所謂第一大陣營(yíng)的關(guān)鍵所在。

          訊飛醫療IPO搶跑,遞表前突擊增資

          首先,聚焦在被科大訊飛分拆上市的訊飛醫療。從科大訊飛2022年及更早的年報中可以看出,一直以來(lái)上市公司對于智慧醫療領(lǐng)域頗為重視,介紹中位列第二大主要業(yè)務(wù)僅次于智慧教育。

          資料顯示,訊飛醫療主要通過(guò)專(zhuān)有的訊飛星火醫療大模型,提供包括基層醫療機構服務(wù)、醫院服務(wù)、患者服務(wù)及區域管理平臺解決方案等各類(lèi)醫療服務(wù)。

          最主要收入來(lái)自臨床決策支持系統(CDSS)智醫助理,主要提供智能問(wèn)診、病歷規范質(zhì)控、合理用藥AI前置審方、醫學(xué)知識檢索、中醫輔診及基層醫療質(zhì)量服務(wù)監管等,為基層醫療機構醫生提供AI輔助診斷及治療建議。

          2021年、2022年及2023年1-9月(“報告期”),訊飛醫療分別實(shí)現營(yíng)業(yè)收入3.72億元、4.72億元及3.24億元,其中智醫助理收入分別占同期總收入的51.0%、46.1%及34.2%。

          同期,公司凈利潤分別為-8940.10萬(wàn)元、-2.09億元及-1.70億元。

          根據弗若斯特沙利文資料,訊飛醫療2022年收入規模在中國醫療人工智能行業(yè)中排名第一。但在按服務(wù)提供商劃分的醫療保健機構市場(chǎng)中,僅占市場(chǎng)份額的8.7%,與第二名百度3.55億元市占6.8%相差不大,同時(shí)行業(yè)CR5為21.6%,市場(chǎng)較為分散。

          同時(shí),截至2022年末,中國共有979768家基層醫療機構及36976家醫院。截至2023年9月末,訊飛醫療產(chǎn)品共覆蓋426個(gè)區縣的52000家基層醫療機構,189家三級醫院及35家二級醫院,覆蓋率較低。

          值得注意的是,醫療領(lǐng)域作為AI大模型中極為重要的垂直場(chǎng)景,已成為各公司的必爭之地,除OpenAI、谷歌外,國內百度、京東、騰訊、阿里等互聯(lián)網(wǎng)大廠(chǎng),以及華為、東軟、商湯、百川智能、云知聲、微脈、衛寧等諸多公司,分別從患者問(wèn)診、醫院管理、醫學(xué)影像、藥物研發(fā)等細分領(lǐng)域加入醫療健康AI大模型的競逐。

          雖然現在市場(chǎng)分散度較高,難分伯仲,但每家公司都想率先占領(lǐng)高地。所以高研發(fā)投入是必經(jīng)之路,也是造成虧損的主要原因。報告期內,訊飛醫療研發(fā)費用分別為1.60億元、2.42億元及1.96億元,研發(fā)費用率分別為42.9%、51.2%、60.3%。

          研發(fā)投入解決的是“貨”的產(chǎn)出,另一方面,如何把貨賣(mài)出去也是當下大模型企業(yè)面對的共同難題。在訊飛醫療募集資金的未來(lái)計劃中,有一項便是強化商業(yè)化能力并擴展服務(wù)網(wǎng)絡(luò )。

          畢竟在研發(fā)費用維持高位的同時(shí),訊飛醫療銷(xiāo)售費用也高速增長(cháng),報告期內銷(xiāo)售費用分別為9065.10萬(wàn)元、1.60億元及1.29億元,銷(xiāo)售費用率分別為24.3%、33.9%、39.7%。

          而比銷(xiāo)售費用增長(cháng)更快的是訊飛醫療的估值。

          2016年5月,科大訊飛及旗下私募基金科訊創(chuàng )投等共同出資2500萬(wàn)元成立訊飛醫療前身安徽普濟信息科技有限公司。

          2020年2月及8月,科訊創(chuàng )投將公司總注冊股本的3%及1%分別以6000萬(wàn)元及2000萬(wàn)元轉讓給天正投資及共青城匯智,對應公司估值約20億元。

          2021年11月,科訊創(chuàng )投將0.7143%及1.6571%公司股份分別轉讓給天正投資及淄博集智,對價(jià)分別為5000萬(wàn)元及1.16億元,對應估值約70億元。

          2021年12月,轉制為股份有限公司同日,科大訊飛、上海水遙及國科瑞華分別認購公司新增注冊股本約3.38%、1.35%及0.68%,總對價(jià)分別為2.5億元、1億元及5000萬(wàn)元,此時(shí)公司估值來(lái)到約74億元。

          科大訊飛還于遞表前突擊增資,進(jìn)一步抬升了公司估值。

          2023年12月,科大訊飛及顧嶼南歌分別認購公司新增注冊股本2.14%及0.36%,總對價(jià)分別為1.8億元及3000萬(wàn)元,公司估值提升至約83億元。

          關(guān)于為何此時(shí)分拆訊飛醫療,有分析人士認為,目前港股對醫療板塊上市標準存在一定彈性,因此上市難度不大。但作為未盈利企業(yè),如果未來(lái)成長(cháng)前景不夠清晰樂(lè )觀(guān),上市后估值和流動(dòng)性或許不會(huì )太好。

          仍努力追趕GPT-4,股價(jià)何時(shí)收復失地?

          雖然在招股書(shū)中,訊飛醫療表示于2023年獨立研發(fā)并推出專(zhuān)有針對醫療行業(yè)的訊飛星火醫療大模型,但不可否認其脫胎于科大訊飛星火大模型。

          《全球財說(shuō)》向訊飛星火大模型提問(wèn)“訊飛醫療如果成功分拆上市,對于科大訊飛是否產(chǎn)生影響”時(shí),星火大模型也回復“作為上市公司的子公司,訊飛醫療的運營(yíng)和管理將受到更多關(guān)注,這要求科大訊飛在保持控股權的同時(shí),也要確保訊飛醫療能夠獨立有效地運作”。

          2024年1月30日,科大訊飛舉行星火認知大模型V3.5升級發(fā)布會(huì ),董事長(cháng)劉慶峰正式發(fā)布新一代大模型訊飛星火V3.5。

          據劉慶峰介紹,此次發(fā)布的訊飛星火V3.5在語(yǔ)言理解、文本生成、知識問(wèn)答、邏輯推理、數學(xué)能力、代碼能力和多模態(tài)能力七個(gè)方面進(jìn)行全面升級。并表示“當前在小樣本快速訓練、多模態(tài)深度學(xué)習訓練、超復雜深度理解等領(lǐng)域距離GPT-4的最好水平還有差距,訊飛星火有信心在今年上半年趕上GPT-4目前最好水平。”

          然而,盡管科大訊飛自信滿(mǎn)滿(mǎn),市場(chǎng)卻似乎并沒(méi)有給出意料之內的好評。發(fā)布會(huì )次日,科大訊飛收跌6.66%。

          事實(shí)上近半年以來(lái),每次科大訊飛大模型發(fā)布后,股價(jià)方面總是反響平平甚至不漲反跌。作為唯一一次沒(méi)有提前發(fā)布提示性公告的發(fā)布會(huì ),1月30日也是近期跌幅最小的一次。

          早在2023年2月,科大訊飛就曾連續多天在投資者互動(dòng)平臺回答大模型相關(guān)問(wèn)題,并表示已于2022年12月啟動(dòng)生成式預訓練大模型任務(wù)攻關(guān),類(lèi)ChatGPT技術(shù)將在5月率先落地科大訊飛AI學(xué)習機產(chǎn)品。

          此后,科大訊飛股價(jià)也在此時(shí)進(jìn)入上升通道。

          2023年5月6日,科大訊飛如約首發(fā)訊飛星火認知大模型,并表示在中文領(lǐng)域星火大模型已在文本生成、知識問(wèn)答、數學(xué)能力3個(gè)維度超越ChatGPT。

          一個(gè)月后的6月9日,科大訊飛在24周年司慶當日發(fā)布星火認知大模型首個(gè)升級版本V1.5,提升各項能力指標同時(shí)率先開(kāi)啟商業(yè)化,發(fā)布星火APP、發(fā)布開(kāi)發(fā)接口,賦能教育、醫療、工業(yè)、辦公等領(lǐng)域等。

          此時(shí),科大訊飛還處在上漲區間,5月6日發(fā)布會(huì )后首個(gè)交易日(5月8日)收獲一個(gè)漲停。6月9日后股價(jià)繼續上漲,并于6月20日到達歷史最高點(diǎn)81.88元/股(前復權)。

          此后,科大訊飛不僅跌跌不休——截至春節前最后一個(gè)交易日2月8日收報43.55元/股,較最高點(diǎn)已近腰斬,還出現了一開(kāi)發(fā)布會(huì )就大跌的神奇景象。

          2023年8月15日下午,訊飛星火認知大模型V2.0升級發(fā)布會(huì )召開(kāi),次日,科大訊飛收跌8.62%;10月24日上午,發(fā)布“訊飛星火認知大模型V3.0”,并宣布整體超越ChatGPT,醫療領(lǐng)域超越GPT-4,當天科大訊飛收跌9.97%。

          “百模大戰”急急急,資金終是最強底牌

          造成此種局面的一個(gè)可能原因,或許是每次新模型發(fā)布,總有些“意外事件”出現。

          自2022年底ChatGPT橫空出世并獲得舉世矚目以來(lái),全球科技公司紛紛下場(chǎng)參與此次大模型競速賽。作為國內智能語(yǔ)音及語(yǔ)言技術(shù)研發(fā)領(lǐng)域先行者之一,科大訊飛自然也不例外。

          雖然首個(gè)大模型發(fā)布時(shí)間相較國內同行更晚,但短短9月更新4次,足見(jiàn)科大訊飛搶占大模型高地的急迫性。

          一邊是科大訊飛“急急急”,另一邊則是 傳言、“黑料”層出不窮。

          在首場(chǎng)發(fā)布會(huì )后,有用戶(hù)測試過(guò)程中,訊飛星火給出“我是由OpenAI開(kāi)發(fā)的”回答,“訊飛星火套殼OpenAI的ChatGPT”結論一出,立時(shí)引起巨大爭議。

          科大訊飛隨后接受機構調研時(shí)表示,由于ChatGPT比較火,訓練數據中出現較多OpenAI、ChatGPT等詞匯,因而在有些問(wèn)答中會(huì )錯誤地出現以上信息,“如果是套殼ChatGPT,就不可能出現訊飛星火大模型的響應速度比ChatGPT還快”。

         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,5月24日科大訊飛被“某生成式AI寫(xiě)作虛假小作文”所傷,當日盤(pán)中一度跌超9%,最終收跌4.26%。

          2023年8月15日,除了發(fā)布大模型V2.0,科大訊飛還公告董事長(cháng)劉慶峰減持公司1.73%股份,變現約23.5億元用于償還此前用于認購公司非公開(kāi)發(fā)行股份形成的借款。

          在10月24日訊飛星火V3.0發(fā)布會(huì )當天,科大訊飛股價(jià)持續下挫跌停,起因則是有用戶(hù)反饋,在科大訊飛學(xué)習機中《藺相如》一文里,發(fā)現有嚴重扭曲歷史,違背主流價(jià)值觀(guān)的內容?拼笥嶏w方面則表示已在第一時(shí)間做出響應處理,永久性下架涉事文章。

          劉慶峰則一方面稱(chēng)之所以出現這次意外是“合作伙伴內容太多,我們審核過(guò)程還沒(méi)結束,相關(guān)人員就匆匆忙忙地給大家試用了”。

          另一方面,將事件影響歸因給所謂的“幕后推手”。“在中國做創(chuàng )新很不容易,今天星火3.0剛發(fā)布,我們就發(fā)現了鋪天蓋地的輿情,這是有幕后推手的,希望影響我們的股價(jià)和社會(huì )形象”。

          不過(guò),在投資者心中,科大訊飛本身經(jīng)營(yíng)狀況或許是更主要原因。

          2024年1月29日,科大訊飛發(fā)布2023年業(yè)績(jì)預告顯示,2023年公司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6.45億元-7.30億元,較上年增長(cháng)15%-30%。

          扣除非經(jīng)常性損益后的凈利潤約8000萬(wàn)元-1.2億元,較上年同期下降71%-81%。

          對于凈利潤大幅下滑的原因,科大訊飛表示主要系公司在核心技術(shù)自主可控和產(chǎn)業(yè)鏈可控的國產(chǎn)化替代方面堅定投入,同時(shí)積極搶抓通用人工智能的歷史新機遇,在自主可控平臺上加大認知大模型研發(fā)投入。

          但實(shí)際上近幾年,科大訊飛營(yíng)收增幅均維持低位,凈利更不增反降,距離“十四五末達到千億營(yíng)收”的目標也越來(lái)越遠。

          當各個(gè)巨頭均想成為中國的AI王者,或是挖掘出一只AI界黑馬,資金成為了不可或缺的必選項。

          截至2023年第三季度末,科大訊飛短期借款增至11.82億元,創(chuàng )2021年以來(lái)新高,長(cháng)期借款29.08億元,資產(chǎn)負債率一路攀升至52.52%,為歷史最高。

          所以,分拆訊飛醫療赴港上市,既能獲得資金又可以將虧損業(yè)務(wù)甩出A股上市公司改善公司報表,必須稱(chēng)得上是雙贏(yíng)的規劃。

          畢竟,科大訊飛ALL IN大模型目的已十分明顯,但結果幾何仍需時(shí)間檢驗。

          (封面圖片由星火大模型生成)

          敬告讀者:本文基于公開(kāi)資料信息或受訪(fǎng)者提供的相關(guān)內容撰寫(xiě),全球財說(shuō)及文章作者不保證相關(guān)信息資料的完整性和準確性。無(wú)論何種情況下,本文內容均不構a成投資建議。市場(chǎng)有風(fēng)險,投資需謹慎!未經(jīng)許可不得轉載、抄襲!

                 原文標題 : 科大訊飛仍在追趕GPT-4,急急分拆訊飛醫療赴港IPO

          聲明: 本文由入駐維科號的作者撰寫(xiě),觀(guān)點(diǎn)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OFweek立場(chǎng)。如有侵權或其他問(wèn)題,請聯(lián)系舉報。

          發(fā)表評論

          0條評論,0人參與

          請輸入評論內容...

          請輸入評論/評論長(cháng)度6~500個(gè)字

          您提交的評論過(guò)于頻繁,請輸入驗證碼繼續

          暫無(wú)評論

          暫無(wú)評論

          醫療科技 獵頭職位 更多
          文章糾錯
          x
          *文字標題:
          *糾錯內容:
          聯(lián)系郵箱:
          *驗 證 碼:

          粵公網(wǎng)安備 44030502002758號

          欧美日韩精品一区二区在线,中文字幕亚洲欧美日韩2o19,欧美日韩精品一区二区在线,久久水蜜桃网国产免费网

          1. <legend id="cjcnq"><progress id="cjcnq"></progress></legend>
              <menuitem id="cjcnq"><video id="cjcnq"></video></menuitem>
            1. <output id="cjcnq"><nobr id="cjcnq"></nobr></output>
              <small id="cjcnq"></small>